当前位置:上海奉贤旅游网 > 松江 > 景点 > 正文

6000年江南村庄或藏着“国家宝藏”

转载 2019-10-03 16:11

原标题: 6000年江南村庄或藏着“国家宝藏”

6000年江南乡村或藏着“国家宝藏”

广富林遗址的核心掩护区地下,可能埋藏着更多的奥秘。

6000年江南乡村或藏着“国家宝藏”

古陶艺术馆深受游客欢迎

  1958年,松江县北部距离佘山不远的一个普通江南农村中,一批村民正挥汗如雨,疏通着村边施家浜和辰山塘两条河道。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正在开凿的,其实是一段穿越6000年的上海历史——跟着疏浚工程的深入,不停有村民呈报说发明了古代遗物。和中国很多重大的考古发明一样,一个古代遗址的奥秘就这样不经意间被今世人悄然打开!

  四十年后的1998年,经国务院批准,松江撤县设区,几乎与此同时,一度中断的考古事情在这片命名为广富林的遗址中重启。转眼又是二十年过去,2018年6月,完成一期开发的广富林文化遗址开始对公家试开放,并迅速成为松江新的象征——比来走红网络的《我和我的祖国》系列快闪,松江区就把拍摄点位选择在了这里。不过,直到1958年的11月,松江县才从江苏省划归上海市——也就是说,这个上海最重大的考古发明之一,差一点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网红打卡地

  仓皇走过会有遗憾

  十一长假到临前的广富林文化遗址,没有想象中那么嘈杂。

  节假日的广富林会迎来更多的年轻白领以及亲子家庭为主的客流,此时广富林的“打卡”模式就会被启动——几乎每一位年轻游客城市在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的广场上留下本身的背湖剪影,并很快把它转发在本身的伴侣圈中,然后会有更多的人被这些图片所吸引,跟从前者的脚步来到此间……

  运营方早就发明了这个地标的“网红”特性,所以前些日子刚刚把相近一处办公空间改成了一个小型的纪念品商店,不过由于文创产品还在陆续开发之中,目前和广富林地标有关的商品只有书签、冰箱贴等不久不多的几样。“我们正在和松江大学城的多所高校合作,研制更多兼具实用性、成果性和艺术性的文创产品,估量很快就会和游客见面。”广富林运营部部长黄勤向记者介绍,“同时我们也和上海博物馆在合作开发定制专属的纪念品。”

  位于遗址中心湖畔的这个纪念品商店风光极好,几乎就是贴着湖面,可以零距离欣赏两侧的建筑风光,可以想见,黄金周期间这里会被游客挤爆成怎样的场景。

  然而,有一些遗憾的是,广富林这三个字似乎也真的成为了“打卡胜地”的代名词,很多人都是仓皇走过,也许并没有对这个处所真正的历史配景有太多的了解。比喻说,有几多人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广富林吗?

  地舆环境

  和6000年前几无分歧

  文章开头提到的1958年的那个村落,叫做广富林村。名字是否有点随意?事实上,无论是考古学界提出的广富林文化,还是今天成为网红的广富林遗址,甚至是相近的广富林路、广富林街道……名称全都和这个原先默默无闻的小村落有关。

  由于各类原因,距离最初的发明40年之后——1999年,上海博物馆考古部的专家们才再次回到了广富林村,开始在这里有打算地勘探和发掘。通过发掘,发明了良渚文化的坟场和新石器时代末期一类新的文化遗存,由于后者在环太湖地区从未发明,上海的考古学家将其暂定名为“广富林遗存”。此前,由于其时缺乏丰裕的考古资料,学界一般暂将广富林地区的考古发明文化类型归入良渚文化或马桥文化。2006年,中外考古专家堆积松江,颠末学术研讨和实地考察后认为:“广富林遗存”是新发明的文化遗存,可以定名为“广富林文化”。

  今天,广富林村村民已经大多跟着松江新城的开发而迁走,也有一些年轻人留下来在广富林遗址以及不远的广富林郊野公园中事情。作为松江的第一座郊野公园,广富林郊野公园的设计者有意识地为我们保存了一部分昔日江南农村的景象,水稻、油菜、梨树、竹林、鱼池等错落其间。“我们在这里还能经常看到白鹭、松鼠等野生动物。”接送我们的电瓶车司机周师傅说。

  而在考古者看来,这样的一番农田阡陌的景象,甚至可能已经延续了数千年。

  “6000年前在这里生活的昔人,和我们今人所看到的,或许是同一片天际线。”上海博物馆考古部副主任黄翔说,“今天广富林相近的地舆环境,几乎和6000年前没有太大分歧,甚至我们还出土过一些昔人的垂钓器具,说明其时的农耕业已经到达了必然的水准。”

标签